航天科技(000901.CN)

派克新材是玉丰:以硬核技术引领高端铸件行业

时间:20-08-25 10:05    来源:中证网

“是”姓,一个传承近2000年的“罕见姓”。在董事长是玉丰眼中,派克新材亦是金属锻件行业中“罕见”的公司,因为派克新材是为数不多供应航空航天器高温零部件的制造企业,更是一家掌握核心技术,具备强抗风险能力的公司。

“我们可能是业内跨领域最多、生产材料品种最多的公司,下游一些行业周期性的波动对我们而言影响不大。”是玉丰说,“我们接下来的主要目标是航空航天和进口替代。”

以坚持 塑品格

回顾派克新材的成长历程,是玉丰用18年时间走出一条“向上”的发展道路。

从2002年注册成立以销售各类金属材料为主要业务的贸易公司,到2006年成立重型铸锻公司,派克新材实现了从贸易型企业向生产制造型企业的转型,完成第一次“向上”的转变;2013年,派克新材开启由“地”向“天”的二次转变,从风电、油气、船舶、火电等领域,进军航空航天、核电、燃机等高端市场,并获得军品相关的资质认证。

忆及两次转型,是玉丰笑称自己是迎难而上。

“遇到的困难太多了,没有什么是简单的。现在全国做高温航空配件的公司,一只手能数得过来。”是玉丰说,“当时我只知道方向是对的,没有想过会遇到什么困难,因为想到困难就不会去做了。”

正是凭借这股迎难而上的乐观和自信,派克新材逐渐在高端市场站稳脚跟。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派克新材的营收规模从2017年的4.84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8.84亿元,净利润也从5858.35万元增长至1.6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在增收增利的同时,派克新材的综合毛利率保持正增长,报告期内分别为28.53%、30.84%和32.55%。此外,公司航空锻件的平均售价从2017年的13.48万元/吨增至2019年的27.61万元/吨,远超公司其他锻件产品的平均售价。

高毛利率、高售价的背后,是加工难度和技术含量为派克新材带来的高附加值。是玉丰在采访过程中多次强调高附加值的重要性。

“同样的材质,因为技术含量的不同,价格能差好几倍。火电上耐热钢的毛利率不比军品差,这就是技术含量带来的高附加值。”是玉丰解释称,“派克就是要做有价值的产品,公司要为股东创造效益。哪块业务挣不到钱,又占用了产能,我们就会控制它的产量。”

用钻研 出品质

“我们会根据客户提出的性能指标给出建议,客户也会提出自己的要求。”是玉丰介绍,“材料里微量元素的比例都是我们的技术人员测算的,这种微调会对后期产生很大影响。”

加工一件合格的锻件,并非易事,需经历下料、加热、锻造、碾环、热处理等环节,加工过程涉及冶金、金属加工、热处理等多科学多领域的技术,整体技术集成度较高。派克新材在开发高端锻件产品时,实验费用的占比较高。“因为不同的材料如何加工、会出现哪些变化,不同的组合都需要实验数据验证。”

除了材料,锻件的热处理工艺同样至关重要。

“热处理是核心,工艺达不到要求就很难生产合格的产品。”是玉丰说,“温度和速度(时间)是热加工的两个重要指标。但要掌握这两点较难。这方面,派克有很多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只有一两种办法,在技术含量上没有太大价值。”在他看来,热处理尤其是高端锻件的热处理,就像一门工匠手艺:需要制造经验的积累,亦离不开实验数据的支撑。

热处理工艺,自然就成为锻件行业中“无形”的硬门槛。工艺方面,派克新材掌握了异形截面环件整体精密轧制技术、特种环件轧制技术、超大直径环件轧制技术等核心技术,是国内为数不多可为航空发动机、航天运载火箭及导弹、燃气轮机等提供配套特种合金精密环形锻件产品的民营企业。

“冷加工就是保证形状、尺寸,只要有设备我们也能做。不过,做冷加工的想做热处理很难,因为热处理‘看不懂、摸不着’,没有这些实验数据和工艺,很难做好。”是玉丰介绍。

凭借在自主创新、技术研发方面的能力与优势,派克新材掌握了10余项核心技术及50余项自主知识产权。近年来,公司先后建成博士后及研究生科研工作站、江苏省超大规格轻合金精密成型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并承担了工信部工业强基工程、智能制造专项、科工局军品配套科研、大飞机材料专项等项目。

凭实力 树品牌

如今,派克股份已成功进入中国航发集团、航天科技(000901)集团、航空工业集团等国内龙头企业或下属单位的供应链体系,并与英国罗罗(罗尔斯-罗伊斯)、日本三菱电机等国际高端装备制造商形成稳定的业务合作关系。

具备高端锻件研发和制造实力的派克新材,在市场上也开始掌握主动权。在是玉丰看来,及时根据市场调整产品结构,保持良性的供需关系,是派克新材持续盈利的重要措施。

“做企业早,不一定走得长,做好做坏都会有。关键是要与市场高度吻合。”是玉丰表示,“锻件是基础件,应用领域很多,从普通的碳钢到高端的镁合金我们都做,且较为擅长小批量多规格的生产,所以我们可以紧跟市场调整产品结构,筛选用户和行业。”

据悉,派克新材拥有多台压力机和精密数控辗环机,以及锻造加热炉、热处理炉、理化检测设备及特种设备等400余台,可实现多规格环形锻件生产,可跨行业、多规格批量承接多类型业务。调整产品结构的同时,派克新材仍在新产品研发上投入大量资源。“派克一直有着危机意识,虽然能做的种类有很多,但还要继续开发新品种。”

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正在从事的研发项目包括高温钛合金精密轧制、核电用铸件等5个新产品项目,正在重点开发航空发动机、燃气轮机、航天装备、核电装备等领域的配套锻件产品。此次派克新材募资主要用于航空发动机及燃气轮机用热端特种合金材料及部件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等。

为何将航空航天和进口替代作为派克新材下一阶段的主要目标?是玉丰解释道:“航空航天器会越来越多,成本虽会下降,但我们的规模上去了,各项经营指标都会增长;进口替代方面,国产化的利润可观,且会持续数年。”

“持续盈利,是我给自己定的一个最终目标。”是玉丰斩钉截铁道。